首頁 中國債市 資訊 正文

借鑒綠債經驗做法,推動扶貧債高質量發展

2019-06-21 11:11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扶貧債 企業融資

摘要:扶貧債的發展,可以有效發揮資本市場的資源配置作用,解決貧困地區政府或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付珩 袁夢茹 孫小妹

扶貧債的發展,可以有效發揮資本市場的資源配置作用,解決貧困地區政府或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據Wind數據統計,2016~2018年,我國發行一般類型扶貧債券70支,共計5732.12億元,資產支持證券5單,共計62.99億元,扶貧債市場總規模達到5795.11億元。但與此同時,我國的扶貧債市場還有很多問題亟待解決,例如配套的政策體系不夠完善、監管主體過于單一,無法保障扶貧資金與扶貧項目的順利對接;社會對這一重要扶貧金融工具的宣傳和關注程度也不夠充分等。以上問題都阻礙了我國扶貧債市場進一步發展,不利于我國扶貧事業發展壯大。因此,必須解決扶貧債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從而充分發揮扶貧債的作用助力我國扶貧事業發展,以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

綠色債券,同為支持國家戰略的債券種類,能夠有效降低環保型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為中國的綠色事業發展提供了新思路。我國綠色債券市場在近幾年飛速發展。綠色債券發行金額和數量屢創新高,根據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統計,2016~2018年我國共發行263支貼標綠色債券,總規模5951.24億元,綠色資產支持證券32單,綠債金額367.84億元。此外,綠色債券市場品種結構、發行人結構日益豐富,發行機制逐步完善,在國際綠色債券市場上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因此,為推動我國扶貧債券市場高質量發展,支持國家戰略發展目標,有必要借鑒綠色債券發展的成功經驗,助力扶貧債券發展,從而真正發揮扶貧債券的扶貧力量,以實現我國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的偉大目標。

綠色債券與扶貧債的對比

從對2018年底扶貧債券與綠色債券數據統計結果來看,兩者市場規模相當。但總體來說,扶貧債發展方向不如綠色債券清晰明朗,社會影響力也弱于綠色債券,扶貧債市場目前整體質量相對有限。

具體來講,相較于綠色債券,扶貧債券在當前發展過程中存在的最大問題就是政策體系不夠完善,相關指導性文件尚未出臺,這導致發行主體在發行過程中無章可循,無法可依;其次,扶貧債的信息透明度相較于綠債也較低,影響了投資者參與的積極性;此外,扶貧債的宣傳力度也較差,不利于提高扶貧債在全社會的關注度和影響力。

因此,我們從政策與監管、信息披露及宣傳力度三個角度對比綠色債券和扶貧債券,分析目前我國扶貧債市場發展中存在的不足,并進一步探討扶貧債券可以借鑒的綠色債券發展經驗。

一是政策體系不完善,監管主體不完備。

——政策體系不完善。

較之綠色債券,扶貧債券的政策不成體系。無論是宏觀層面,亦或是微觀層面,綠色債券都有相應的政策文件作為發行指引,而扶貧債券方面,宏觀層面無相應文件,微觀層面目前僅有三個文件涉及到扶貧債券,且不夠完備明晰。

而綠色債券則有著一套完善的政策體系,從宏觀到微觀,均有對應的政策文件作為指引,引導其發展方向。在宏觀層面,2016年8月,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原環境保護部、原銀監會、證監會、原保監會共同發布《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涉及完善我國綠色債券發展的整體設計。在微觀層面,針對各種綠色債券品種的界定標準及發行流程,各部委出臺了相關指引和要求。2015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中國人民銀行公告([2015]第39號)》,詳細規定了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綠色金融債的有關事宜。同年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出臺《綠色債券發行指引》,規范了綠色企業債的發行流程。2017年3月,證監會發布了《中國證監會關于支持綠色債券的指導意見》,對綠色公司債券做出界定。2017年3月,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發布《非金融企業綠色債務融資工具業務指引》,規范非金融企業綠色債務融資工具的行為。

在宏觀層面,扶貧債尚未出臺相關政策以規劃扶貧債券的整體發展。在微觀層面,僅有部分文件提到了扶貧債券可享受快捷的申報流程優化服務。證監會于2016年發布《中國證監會關于發揮資本市場作用服務國家脫貧攻堅戰略的意見》,但是和扶貧債券有關的僅是其申報受理和審核可以使用“即報即申”政策。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聯合原銀監會、證監會、原保監會,共同發布《關于金融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意見》,該意見除提到針對扶貧公司債和扶貧ABS的“即報即申”政策外,亦只提到到發行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的企業可享受會費減半的優惠。上述的兩個意見均是從申報審核等業務層面做出了一些規定,并未涉及對具體各品種扶貧債券的界定及業務規范。2018年5月,上交所和深交所前后發布了《公司債券融資監管問答——扶貧專項公司債券》,針對界定標準、精準扶貧項目要求、募集資金使用要求和具體支持措施四個方面,明確了扶貧公司債的相關事宜。

——監管主體不完備。

除人民銀行、國家發展改革委、證監會等官方債券監管主體之外,綠色債券市場上亦存在自律性組織約束綠債的發展。但是,扶貧債券市場上則不存在對應的自律性組織,與綠色債券市場相比,監管主體不夠完備。

2018年12月,在人民銀行、證監會等主管部門的指導下,綠色債券標準委員會正式成立,標志著我國綠色債券自律管理協調機制落地運行。綠標委成員單位代表來自于市場相關自律組織、基礎設施平臺以及銀行、券商、保險、基金、信托、非金融企業等各個領域,其在在綠色債券評估認證業務規范、市場研究和專業咨詢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二是信息披露機制不健全。

綠色債券有著較為嚴格的信息披露機制,針對每一類型的綠色債券,都有相應的文件規范其信息披露的流程。但是,扶貧債券方面,僅扶貧公司債的信息披露機制有明文規定。具體而言,綠色債券需要披露綠色項目具體情況、募集資金使用情況、募集資金變更情況等相關方面的信息。同時,監管部門鼓勵綠色債券進行第三方認證。根據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研院的統計數據來看,截至2018年底發行的263支綠色貼標當中,有208支綠債均進行了第三方認證,約占總體貼標綠債只數的79.09%。

相較而言,扶貧債的信息披露機制則更為不健全。僅扶貧公司債的信息披露有相應要求,其余品種的扶貧債券則尚未出臺相關文件,規定其信息披露標準。除此之外,扶貧公司債的信息披露時間及次數也未有明確規定。

三是宣傳與關注度不充分。

扶貧債和綠色債券的市場規模雖然相當,但二者的宣傳力度及被關注的情況截然不同。從新聞媒體討論熱度、政策會議支持情況以及資本市場重視程度等三個角度來看,綠色債券的宣傳與關注度都要遠遠高于扶貧債。

首先,新聞媒體討論熱度方面,通過infobank數據庫,按照“全部字詞命中”的邏輯關系,查找相關媒體資訊,結果是綠色債券的提及數量要遠遠多于扶貧債券。具體而言,截至2019年4月12日,共有2503篇提及綠色債券,而同時,提及扶貧債券的則僅有65篇。

隨后,使用百度搜索,查詢相關討論會議的咨詢,關鍵字選取為“扶貧債券會議”和“綠色債券會議”。最終的搜索結果仍是后者的數量要遠高于前者。“綠色債券+會議”的命中結果為28萬篇,而“扶貧債券+會議”的命中結果是15.6萬篇。

綠色債券為扶貧債提供可參考經驗

通過比較,我們可以看出,較之綠色債券,我國扶貧債券發展還很不成熟。為進一步推動扶貧債券發展,擴大其社會影響力,有必要借鑒我國綠色債券發展的相關經驗。

——完善政策體系。

對于綠色債券來說,各個品種的債券均有清晰的界定標準和發行流程。而扶貧債券僅有扶貧公司專項債具備相關的發行指引,且并非正式的官方文件,僅僅是上交所和深交所出臺的監管問答。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因此,建議扶貧債監管主體借鑒綠色債券發展經驗,積極出臺配套的指引政策,明確扶貧公司債、扶貧企業債及扶貧票據的定義與標準,清晰發行流程,明晰發行規范。保證各企業及金融機構有明確的政策文件可參考學習,同時也可積極引導各主體發行扶貧債券。

此外,還可借鑒綠色債券做法,出臺相關激勵政策,提高扶貧債券吸引力,以激勵更多發行人和投資者參與到扶貧債券市場中來,進一步擴大扶貧債券市場規模。比如,綠色債券在發行方面,有證監會發布的《指導意見》,提出“鼓勵支持地方政府綜合利用貼息、財政補貼等多種優惠政策支持綠色公司債券發張”。在投資方面,2018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將綠色債券納入MLF擔保品范圍。因此,相關部門可參考綠色債券的相關激勵政策,制定出臺適合扶貧債券的激勵政策。比如,可以考慮也將扶貧債券納入MLF或SPL擔保品范圍,提高商業銀行在扶貧債領域的參與度,多元化扶貧債市場參與主體。

——提高信息披露透明度。

從當前情況來看,相較于綠色債券,扶貧債券的信息披露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綠色債券通過定期披露資金用途,發布第三方認證報告來提高信息透明度,進而增強投資者信心,降低交易成本。而當信息透明度較低時,市場效率將受到影響。信息不透明及信息不對稱會抑制投資者的投資行為以及交易行為,進而會降低市場的流動性,破壞市場“三公原則”。因此,提高扶貧債的信息披露,可以有效活躍扶貧債市場,促進多主體參與到該市場中來。此外,有效的信息披露能夠減少無效的金融供給,提高金融資源的利用效率。高質量的信息披露有助于提高投資者對信息的使用信心,進而提高金融資源向扶貧領域的配置效果。

但考慮到“扶貧”一詞的概念內涵之豐富、外延之廣闊,要求扶貧債發行主體必須發布第三方認證報告時有不妥。因此建議有關部門首先可出臺相關政策文件,對不同品種的扶貧債券的資金使用狀況信息披露做出要求,以及要求扶貧債券發行主體披露其扶貧項目最終效益。此舉,在一定程度上可提高信息透明度。

——增強宣傳力度。

由分析可知,綠色債券在新聞媒體、政策會議、資本市場關注度三個方面的宣傳情況表現都優于扶貧債券。因此,有關部門應考慮采取多種措施提高扶貧債券的宣傳力度,吸引更多投融資主體參與到扶貧債市場中來,推動扶貧債市場發展。

對于扶貧債券這種有極強外部性的金融工具,可采取自上而下的宣傳方法。首先,通過相關部門積極出臺正式文件,在全社會形成并加強扶貧債券政策支持導向;其次,各級地方政府可以開展有關的研討會,因地制宜地探討扶貧債券發展方針,加大對貧困地區企業、扶貧債券中介機構等的宣傳力度,使扶貧債進入更廣大視野。這樣,在新聞媒體的推動下,資本市場將給予扶貧債更多關注,從而引領資本積極快速地流入,助力我國扶貧債市場發展。

(作者單位系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

責任編輯:呂婭丹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熊猫乐园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