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能源 正文

與東盟開展清潔能源區域合作潛力大 中國有優勢仍需政府企業共同發力

2019-06-20 17:36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清潔能源 全球經濟 可再生資源 新能源 風電

摘要:劉鴻鵬告訴中國經濟導報記者,“中國的技術雖然從資金、投資、成本上都要比歐美等發達國家便宜,但也存在一些問題,所以這就要求中國企業積極開發適用當地的技術并不斷完善。同時產品的售后服務以及培養當地的技術人員都不可忽視。”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記者|白雪

東盟是全球經濟發展最活躍的區域之一,也是能源需求最旺盛的區域之一。據了解,在過去的17年里,東盟十國能源需求增長了73%。預計未來25年仍將保持年均2%以上的增長速度,高于1%的全球平均水平。然而目前,化石能源仍然是東盟國家最主要的來源,化石能源消費在能源需求中的占比仍超過70%。在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背景下,東盟國家面臨能源轉型的迫切需求。

中國經濟導報記者在近日由國家能源局和東盟秘書處指導、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等單位主辦的第四屆東亞峰會清潔能源論壇上了解到,東盟國家可再生資源豐富,大力發展新能源需要大量資金、人才和技術,而中國經歷了新能源快速發展階段,風電、太陽能、生物質等可再生能源裝機量穩居世界第一,在政策制定、項目建設、裝備制造、能源技術等方面具有一定經驗積累。雙方共同開展清潔能源能力建設交流,有助于實現優勢互補。

能源可及是東盟未來能源電力建設目標之一

國家能源局監管總監李冶在本次論壇上給出了一組數據:截至2018年底,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達到了7.28億千瓦,約占全部電力裝機容量的38.3%;2018年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達到了1.87萬億千瓦時,包括核電在內的非化石能源的發電量超過2.2萬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比例超過30%。

當中國已成為世界上第一大非化石能源電力的生產國和消費國時,東盟國家截至2017年底,尚有5800萬人口未實現電力可及、2.55億人口未實現清潔爐灶可及,分別占東盟國家總人口的9.0%和39.7%。

解決能源可及將是東盟國家未來能源電力建設發展的目標之一,中國的經驗或許能夠成為破解這一問題的“助推劑”。

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長李創軍在論壇上表示,“在上世紀末,我國還有約4000萬無電人口,經過十余年的努力,到2015年,我國已全面解決了無電人口用電問題。”

對于東盟地區如何實現電力可及,李創軍在論壇上提出四大建議:一是實施電網建設與改造,通過建設大電網,推動電網互聯互通和延伸覆蓋,加快為無電人口通電;二是在大電網覆蓋不到的地方,充分發揮分布式光伏、風電、小水電等可再生能源的作用,為當地供電;三是加強政策引導和創新,政府要有主動解決問題的意識和意愿;四是發揮企業的主體作用。

中國在清潔能源區域合作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一方面是電力需求的持續增長,另一方面是可再生能源開發程度普遍較低,加之全球新能源開發成本趨于下降,因此可再生能源滿足電力需求的潛力非常大,但對東盟國家來講也意味著轉型壓力。

據了解,東盟區域內清潔能源資源種類豐富,各國資源稟賦及開發條件差異較大。東盟太陽能平均日輻射量在5kWh/m2左右,屬于資源豐富的地區。印度尼西亞可再生能源資源種類和資源量最為豐富;緬甸、越南、馬來西亞、老撾以水能資源為主;泰國、菲律賓、柬埔寨可再生能源資源相對較少;文萊及新加坡可再生能源相對匱乏。

由此看來,東盟各國能源、資源稟賦各有所長,在能源領域,尤其是清潔能源領域互通有無,不僅有益于區域經濟的共同發展,也有益于發揮各國的資源優勢。對此,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黨委書記、副院長彭程表示,“東盟大部分國家都是小國,如果局限在國內發展速度較慢,因此要發揮好供給側和需求側的互補性,加快發展速度。”

聯合國亞太經社會能源司司長劉鴻鵬在接受中國經濟導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清潔能源區域合作主要涉及“東盟+3”國家,以可再生能源為主,東盟作為比較成熟的區域間組織,有明確的政策交流方向和區域外的合作目標,同時也具有非常明確的清潔能源發展目標。”比如,在《2016-2025年東盟合作行動計劃第一階段:2016-2020年》中,東盟設定了到2025年在一次能源結構中可再生能源占比達到23%的總體區域目標,東盟各國也根據本國國情制定了相應的可再生能源發展中長期目標,以及包括如何開展區域間的合作。

劉鴻鵬告訴中國經濟導報記者,“中、日、韓3國有很多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技術可以在東盟國家發展、應用和投資,同時在資金上有很大的優勢,尤其結合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投資機會也不斷增加。另一方面,東盟各國也需要在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方面吸引國際投資,因此會出臺更多優惠的政策。”

劉鴻鵬舉例說:“比如,中國的太陽能企業已經在泰國有生產基地,中國可再生能源的示范項目在東盟國家都有所推動,合作潛力很大。同樣,日韓兩國也在作著這方面的努力。”

不過與日韓兩國相比,劉鴻鵬認為,中國在合作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國的技術或許并不是最先進的,但卻更可靠、更實用、更加具有經濟性。更重要的是中國與東盟的合作比日韓更具有地理位置上的優勢。”

劉鴻鵬坦言,“目前中國在區域能源合作中已具備資源、技術、資金等有利條件,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如何與東盟國家展開更加深入的合作,以及在合作過程中,我國可以獲得哪些收益。”

區域清潔能源合作推動能源轉型

推動東盟地區能源可及和清潔發展,區域合作有著重要的意義。那么區域清潔能源發展是否能夠助推區域經濟繁榮呢?

“清潔能源區域合作無疑是能夠推動能源轉型的。”劉鴻鵬認為,對于東亞國家來講,目前面臨的挑戰是如何通過能源的轉型推動經濟的發展。以中、日、韓為例,都是非常依賴石油進口的國家,如何通過區域內的合作來減少這些國家對于傳統能源的依賴,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耗中的比例是他們需要考慮的問題。而東北亞的俄羅斯和蒙古國有豐富的可再生能源資源,通過區域內的合作能夠加速推動能源的轉型。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區域清潔能源合作還可以帶來更多投資的商機。”劉鴻鵬表示,“要實現100%的能源清潔,就意味著必須投資新的基礎設施和設備,這對經濟和商業來講都意味著更多的機會。”

同時在劉鴻鵬看來,區域清潔能源合作能夠減少各國家、各經濟體面臨的外部風險,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以及通過清潔能源技術的轉移推動接受國技術的快速發展。

碳信托有限公司中國總經理趙立建認為,“能源供給確實能夠給整個經濟體系提供‘催化劑’,通過區域內清潔能源合作來推動其他領域的合作,從而帶動整個區域經濟的進一步發展。”

政府:高端引領、規劃先行

企業:融資推動、積極參與

由此看來,區域能源合作能夠推動區域經濟的繁榮,“東盟+3”國家也需要這種合作來實現優勢互補,但是中國能源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并非一帆風順。

雖然中國太陽能、生物質能、垃圾發電等一系列成熟項目已走進了東盟市場,不過中國經濟導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中國能源企業積極走出國門開展對外出口貿易,不但不斷面臨反傾銷調查、市場準入限制等貿易壁壘,而且在技術上也受到“打壓”,以技術專利、標準、資質、認證等為表現的“技術壁壘”,成為中國企業進入海外市場的重要障礙之一。

劉鴻鵬告訴中國經濟導報記者,“中國的技術雖然從資金、投資、成本上都要比歐美等發達國家便宜,但也存在一些問題,所以這就要求中國企業積極開發適用當地的技術并不斷完善。同時產品的售后服務以及培養當地的技術人員都不可忽視。”

“事實上,中國企業包括中國政府的項目在其他國家都是有風險的,我們需要面對的是如何評估風險以及如何合理規避風險。”劉鴻鵬坦言,“所以在投資前要對投資國的政治體制和經濟環境充分了解。政府和企業也要發揮各自的作用。”他解釋說,“企業可以通過官方渠道,例如使館經商處了解投資建議等,而對于有能力獨立做市場研究的企業來講,也可以與官方渠道相結合。”

對于政府和企業應該如何在區域能源合作中發力,彭程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高端引領、規劃先行、融資推動、企業參與。”他解釋說,“前兩個詞是針對政府而言,后兩者是企業所為。”他認為,政府層面的“高端引領”是國際合作的基礎,能夠確保項目的高質量推進。

作為世界能源生產和消費的重要地區,“東盟+3”國家在能源方面的行動一定會影響到全球能源的發展路徑。彭程表示,在該區域內,處于加速發展階段的發展中國家占主體,這些國家的區域能源合作如果能夠形成良好的發展模式,未來能夠給其他發展中國家在發展方式和路徑上提供了良好的借鑒范例。

責任編輯:宋璟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熊猫乐园登陆